|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->首页 -> 郧阳好人

爱他,就要照顾他一生一世

发表时间:2014-12-11 15:20:43   来源:郧阳编辑部   作者:实习记者赵应龙

9ec30b1c4dcb8c912e2f490ca6951126.jpg

 

077e207d479351c9ec582008888ea4c5.jpg

 

97781f878080625b716ab27a5277134b.jpg

  丈夫瘫痪多年 妻子不离不弃 尽显人间大爱

 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,富有或是贫穷,健康或是疾病,你愿意和她终生相伴,永远不离不弃,爱护他,珍惜他,照顾他,直到天长地久吗?

  这是一段我们大家都能耳熟能详的话。当灾难降临时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?

  一阵凉风吹过,现年41岁的赵峰瘫痪在轮椅上瑟瑟发抖,妻子李月红赶忙将盖在丈夫身上的毛毯紧了紧。

  端屎端尿、喂饭、洗衣、带大两个孩子、打零工挣钱养家……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李月红的身上。妻子李月红的回答是:“我愿意!”

  新房建起,天却塌了

  1969年,李月红出生在郧县鲍峡镇赵湾村一组一个农民家庭,同村的小伙子赵峰身材魁梧,人又老实勤快。自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可谓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常言道,日久生情。1995年正月,情投意合的两人在民政部门登记结婚,并在该年的9月生下长子赵永良。经过七年的奋斗,2002年底,夫妻两人盖起了两层的小洋楼。2005年生下次子赵永龙。生活安稳、夫妻恩爱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2006年7月21日,丈夫赵峰外出务工,因一场意外事故造成颈椎4、5、6关节骨折,进而压迫神经系统,致使除头部以外全生瘫痪,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便失禁,洗脸、吃饭、穿衣、睡觉,全靠妻子李月红料理。人虽然能思考说话,但是控制不了身体。自胸部以下即使被利器划破,鲜血长流,也不知道痛疼。

  从此,天仿佛塌了下来。

  不离不弃,弱女子撑起一个家

  “当时简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怎么也想不明白,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突然间说废就废了呢”李月红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忍不住留下泪来。

  丈夫瘫痪了,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,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李月红的肩上。李月红患有心脏病,经常心跳过速,疼痛难忍。为了照顾丈夫和两个孩子,支撑起这个家庭,2008年在太和医院做了手术,情况有所好转。

  身体瘫痪的赵峰手脚不能动,因个子大,有160多斤,每天起床后要先给赵峰穿衣洗脸,然后才能去做饭。做完饭要一口一口的喂,然后扶上轮椅,才能开始一天的工作。“他身子重,最开始的时候要把他弄到轮椅上难的很啊!有时候使蛮劲把他扶上轮椅,要出一身汗不说,把他腿上啊、手上啊都碰破了,他也不知道疼。”

  为了挣钱养家,李月红不得不出去做些零工。又要照顾瘫痪的丈夫,她不能走远,只能在村里或者两三公里范围内干活。附近的活计不多,容不得挑三拣四。丈夫赵峰说“那些人家懒得干的脏活、不挣钱的活她都不嫌弃啊,好多活在门上根本就找不到人,为了养家护口,她都去做啊!”

  “他不能动,我就做他的手,做他的脚”李月红说道。在外干活,细心的李月红总是想着丈夫,晴天推出去晒会儿太阳,变天了要赶紧赶回家把赵峰推回屋里。在外面干活中午管饭时,李月红总是先端一碗饭回家喂了丈夫后自己才吃。赵峰睡觉每天夜里要翻两次身,不然就会心慌出汗。每天晚上睡觉李月红都要给他翻身、擦汗两三次,时间长了,形成了生物钟,每到那个时间段自己就醒了,为丈夫擦完身体后再睡下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  逼妻离婚,招夫养夫

  生活的压力让李月红一个弱女子不堪重负,丈夫多次请求离婚都被李月红拒绝。201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赵峰对李月红说:“我现在是废人一个,求生不得,想死都没有能力,活在世上害人啊。现在把你拖累成这样,我对不起你啊!你一个女人家撑起一个家庭还要照顾我,你跟了我一天安稳的觉都没睡过,不要管我了,找个好人嫁了。”妻子不依,赵峰以死相逼。

  2011年底,赵峰托人介绍一位外村的男子与妻子相识。这位男子答应入赘到李月红家一起分担家务。赵峰又请来了鲍峡法庭的法官到家里与李月红办理了离婚手续。拿到离婚证时李月红痛哭流涕,对赵峰说:“我们虽然离了婚,但你永远是我的丈夫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。”在与那位男子办理结婚手续时,李月红提出要签定协议书,对方答应对赵峰好,自愿善待赵峰一辈子,才同意结婚。当着法官的面,两人签定下一份离奇的《抚养协议书》后结婚。

  一个人我也能撑起家,更何况孩子大了

  或许是生活的压力太大,招赘的男子渐渐失去了生活的信心,不愿意照看赵峰了, 2012年8月,在这个家庭生活了一年,这位男子负气出走。不久,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这些年来,李月红一个人除了要照顾瘫痪的丈夫外,还把两个孩子拉扯大,当中有太多的心酸,面对记着的提问,她更多的是一笑而过。李月红说:“值得庆幸的是大儿子已经长大,家里的体力活他能帮衬着,只是家里太穷,苦了两个孩子。”

  小儿子有一次回家说:“妈妈,别的小孩儿买的玩具 我都没买过,全班穿的衣服我穿的最差,我也不要玩具,啥时候给我买件新衣服行不行?”李月红流下了心酸的泪水。

  有一次,一个开车师傅,车辆出了问题,李月红上前帮忙并留其在家吃饭,师傅了解到家里情况以后,留下四百元钱,追问其姓名,不愿留下。

  李月红说,世上还是好人多啊!我想借助这个平台对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说一声谢谢!好人一路平安!

  如今,在李月红的精心照顾下,赵峰除了不能动弹外,人养得白白胖胖,说话时中气十足。如果是来了客人,李月红还将赵峰推到桌前,陪客人喝酒。每一杯都是李月红喂着喝的。李月红是先喂一杯酒,再喂一口菜,其场面感人至深。赵峰说:“鲍峡有两个和我一样的瘫子年龄比我小都死了,没有李月红我活不到今天。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。”

  如今,赵峰仍在托人为李月红寻个好人。赵峰说:“我现在是个活死人,不能拖累她一辈子。”李月红说:“难得找一位愿意照顾赵峰一生的人哪!更何况现在孩子大了,有了帮手,我能够撑起这个家。”